警惕!美或借金墉“离场”再对华做文章

在其任期届满还差3年多的情况下,此举让各方颇感意外和震惊。金墉金墉称,离开世行后将加入一家私人公司,继续专注于发展中国经济体基础设施投资和气候变化等问题。

1月8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突然宣布将于2月1日辞职离任。在其任期届满还差3年多的情况下,此举让各方颇感意外和震惊。


警惕!美或借金墉“离场”再对华做文章

金墉


金墉称,离开世行后将加入一家私人公司,继续专注于发展中国经济体基础设施投资和气候变化等问题。美国多家主流媒体报道称,他的离职是完全自愿行为,并不是迫于世行股东压力,也不是源于特朗普政府施压。

然而,同时我们也需注意到,在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项目问题上,美国财政部与金墉亦出现过分歧,美国财长姆努钦也曾公开表示不满。在气候变化的立场上,其与特朗普政府理念也相悖。


警惕!美或借金墉“离场”再对华做文章

当地时间2017年7月8日,德国汉堡,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妇女创业融资会,与金墉(中)握手。


在“美国优先”扰动世界秩序、国际经贸规则开启新一轮重塑、全球经济治理面临深刻变革的背景下,金墉辞职将给各方带来诸多影响:

首先,特朗普政府或将施加更大多边影响力。虽然世行行长有正式的遴选程序,但长久以来董事会均会批准美国提名人选,形成了美国人担任行长的传统。金墉主动离开将给特朗普提供一个按照自己的意愿,任命“政治亲信”担任新行长的机会。特朗普政府“退群”上瘾,是要在维护美国主导力的前提下,将权力维护成本降至最低,摆脱“不必要”国际责任,而非放弃制度霸权。世行是美国实现“美国优先”战略的重要多边“抓手”。通过新的领导人任命,美国会加紧对世行具体贷款项目的“引导”,并以此为“砝码”,对需要资金支持的发展中国家施加更大影响。


警惕!美或借金墉“离场”再对华做文章

当地时间2019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离开白宫前往戴维营,接受记者采访。


其次,世行代表性和影响力将面临新考验。金墉突然辞职将加大世行的混乱与不确定性。一方面,新行长任命必然引发新一轮激烈博弈。美国拥有世行“一票否决权”,长期遴选美国人担任行长,已引发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不满,改革之声高涨。世行曾规定,行长人选应具有国际大型机构履职经历,拥有发展中国家业务经验,但其长期形同虚设。预计此轮人事调整必然引发各方激烈争论。

另一方面,世行代表性将遭遇更严峻挑战。世行“痼疾”长久形成,改革绝非一日之功。若美国仍一意拖延改革、大搞“一言堂”,将导致更多国家失去信心,另寻他法。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达警告称,金墉离开将给世行带来重大风险,世行代表性或遭遇更严重质疑,面临更多新兴多边机构的挑战。



第三,损害全球经济治理改革的“合力”和“动力”。2008年金融危机后,新兴市场群体性崛起,国际经济格局“东升西降”趋势显现,但现有国际治理体系已严重落后世界经济格局变化。新一轮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改革提上日程,但效果不彰。特朗普执政后,阻碍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法官任命、欲重新定义发展中国家、继续拖延IMF和世行的进一步改革,如果在世行行长任命问题上再搞“美国优先”,恐将影响世界经济治理改革的信心与合力,各国或缺乏进一步携手推动世界经济发展、共同应对大危机、大动荡的动力。

"警惕!美或借金墉“离场”再对华做文章"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