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 盼归

没有长时间离开过祖国母亲的孩子,也许无法体会想家的苦 ,它能让一个人像战士一样勇敢地去战斗,也能让一个人像孩子一样泣不成声。

台湾 · 盼归

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

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过去,是时代造成了人们的分离,但海峡纵然再绵长,岁月就算再悠远,都抵挡不了人们对家的思念、对亲人的眷恋。

没有长时间离开过祖国母亲的孩子,也许无法体会想家的苦 ,它能让一个人像战士一样勇敢地去战斗,也能让一个人像孩子一样泣不成声……

不能相见的日子,思念故乡的日子,都是一种煎熬的。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用诗歌来寄托情怀。

今晚和大家分享的文章 是《台湾 · 盼归》。

▾ 点击收听 ▾

文章作者 | 于右任、余光中、高右准

今晚主播 | 罗右杨、周圣凯

望大陆

台湾 · 盼归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

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野茫茫;

山之上,国有殇!

(这首诗创作于1962年1月24日,发表于1964年11月10日,表达了诗人对大陆家乡的思念之情,是一首触动炎黄子孙灵魂深处隐痛的绝唱。)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台湾 · 盼归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此诗创作于1971年,20多年没回过大陆的作者思乡情切,写下了这首诗,既渴望了祖国的统一,又将乡愁描写的淋漓尽致。)

念故乡

是永恒的情人在梦里飘渺,

是生我的母亲却任我漂泊,

故乡啊,我的故乡是中国。

自从我有了知觉,故乡啊,

我读你的名字,听你的名字,

我唤你的名字,写你的名字,

一万、二万、三万——多少万遍了呀!

你的名字就是光彩与骄傲,

你的名字就是美丽与荣耀,

但我却见不到你的容貌。

自从我开始寻找,

幕外有幕,墙外有墙,

波涛之外还有波涛。

而血管中是你的血液,故乡啊,

枫树上有你的叮咛,

西风里可能送来燕子的歌谣?

有时我梦中见你——

那木桥成了钢桥,

那小路成了铁道,

那原野上百花齐放。

你歌着,唱着,骑着白马,

驰骋在高原,呼喝云风!

啊,我多么高兴,奔着向你,

惟恐你不受我卑微的奉献。

春天窗外下着细雨,

那杨柳是否已青青?

那遍野的桃花杏花,

可耀亮着谁的眼睛?

谁的眼睛可看到那江南草长?

谁可看到清明时节的汴梁?

谁可又看到长安的月亮?

谁的纤纤素手,能采桑于绿水之阳?

啊故乡啊,

有时我恨你,有时我怨你,

当我无法奔向你!

而终究我只有爱你,爱你——

更深更深的爱你啊!

故乡啊,

我唤你的名字,

我写你的名字,

而你是听不到的,

你也看不到我的诗。

但终究我只有爱你啊爱你,

因为我血管里呀也只有你的血液。

(原诗发表于1973年,诗人以深切的感情,抒发了对故乡的诚挚怀念,反映了台湾人民对祖国的爱恋之情,表达了人民要求祖国统一的殷切期望。)

"台湾 · 盼归"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