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摄影作品鄙视链

如果说旧时的肖像照片是自传,今天社交媒体上的自拍则是小说——太多杜撰成分。今天的我们不会觉得被拍是一种冒犯,只有在合影时遇到“心机婊”躲在后面用我们的大脸来衬托她的小脸,我们才会觉得被冒犯。

朋友圈摄影作品鄙视链

如果说旧时的肖像照片是自传,今天社交媒体上的自拍则是小说——太多杜撰成分。

[自拍达人的理想自我]

传统的摄影都是旨在向人们展示一种未曾看见过的现实,而今天的社交媒体上的摄影更倾向于打造一个理想化的自我世界。

无论是暴露了塑料花友情的C位之争,还是加了滤镜的奶茶、寿司,又或者星巴克桌子上的电脑与咖啡⋯⋯

朋友圈摄影作品鄙视链

社交媒体上PO出来的照片展示着我们努力打造的人设,以及虚拟的美好生活。社交媒体中的我们不再像传统摄影师那样去复制、还原或者挖掘世间的真相。

传统摄影观认为,摄影师利用了别人的形象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拍照可能是一种侵犯性或者剥夺性的行为。

今天的我们不会觉得被拍是一种冒犯,只有在合影时遇到“心机婊”躲在后面用我们的大脸来衬托她的小脸,我们才会觉得被冒犯。

我们也不会觉得摄影师的镜头是在剥夺我们的权利,只有在不通知我们摆出最有型的姿势和最上镜的那一侧脸就匆忙按下快门,我们才认为那是剥夺了自己在手机摄影时代的天赋人权——这是手机时代的摄影伦理。

朋友圈摄影作品鄙视链

照片需要面对真实还是表现摄影师的自我,这个纠结了摄影界的百年难题被今天的自拍者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构建虚拟世界中的理想自我才是社交媒体摄影的唯一。

社交媒体的摄影不追求真实,相反,它害怕与排斥真实,只追求经过修饰的“唯美”。我们都同意亨利·皮奇·罗宾逊的金句:摄影之所以是艺术,因为它会说谎。

[社交媒体的鄙视链]

据说PO海外游的瞧不上本地休闲的,星巴克里与平板电脑合影的瞧不起秀恩爱的,卖狗粮的又瞧不起晒娃的⋯⋯

而在九宫格美颜自拍与晒包晒美食的时尚达人中间,自然又是另一套鄙视链的暗规则⋯⋯

与其说社交媒体上PO出来的照片是追求平等与多元化,不如说凸显了等级制与消费主义。

摄影让我们觉得可以把世界都收集起来,“收集照片就是收集世界”。但是我们在朋友圈中秀出来的旅行照要么就是在各种景点的自拍,要么就是把异域风情简单化、符号化的“唯美摄影”,在我们的镜头下,少数民族、清晨牧牛、夕阳西下⋯⋯种种形象都被刻板地固化。

新技术让我们随时随地可以拍摄,但是我们的手机镜头并没有揭示更多隐秘的事实真相,也没有赋予这个世界更多的意义,也没有挖掘出日常事物的更深层次的美。

图像不像文字那样清楚地解释一个事实的背景,照片鼓励人们去猜测没有完全呈现出来的真相,想象力起着决定性作用。

今天的自拍也在强化着这一点,我们试图用“完美的一瞬间”来诱使观众想象主角背后的生活,每一刻都是如此美好,暗示着被我们修饰过的图就是全部真相。

当我们深陷于PO照片与被点赞的循环焦虑当中,社交媒体中的自拍变成一种自我复制,不是复制世界,而是复制他人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是一种自我监视,时刻提醒着自己向某种标准靠拢。

节选自《中国青年》杂志2018年第19期责任编辑:朱玉芳

"朋友圈摄影作品鄙视链"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