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周时的战争只相当于乡村之间的械斗么?一部兵书揭开历史真相

古代战争人们常常用日本战国时代的战争规模来比拟夏商周三代时期,以为那种战争规模只相当于两个乡长率村民相互械斗。

夏商周时的战争只相当于乡村之间的械斗么?一部兵书揭开历史真相

古代战争

人们常常用日本战国时代的战争规模来比拟夏商周三代时期,以为那种战争规模只相当于两个乡长率村民相互械斗。三代是封建时期,与日本战国确实有相似性,但战争规模绝不是闹着玩的。由于三代史料湮没,我们只能从春秋战国的文献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最重要的线索无疑就是“军制”。

《司马法》、《管子》等文献不同程度的记载了三代封建军制。可以认为,当时的军队一般分为常备军和“召集军”(如“周六师”和“殷八师”),其战争规模可以由常备军数量和最大召集军数量来确定。

夏商周时的战争只相当于乡村之间的械斗么?一部兵书揭开历史真相

遗迹

一、从《司马法》的“乘马”推测军队规模

不同古籍引用《司马法》残文,以及《管子》这类可信度较高的史料,都提到了“乡遂、乘马”之制,多数研究认为是周代的战争组织方式。它分为两种,一种可能就是常备军,即“乡遂之制”,特点是出兵数量大,接近2户出1兵,且装备由官方提供;另一种就是“乘马之制”,即召集军,特点是出兵数量不大(不多于10户出1兵),且装备由民间自备,属于一般人需要承担的封建兵役。

《司马法》:“六尺为步,步百为亩,亩百为夫,夫三为屋,屋三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丘有戎马一匹,牛三头,是曰匹马丘牛。四丘为甸,甸六十四井,出长毂一乘,马四匹,牛十二头,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戈楯具,谓之乘马。《春秋左传正义》:“古者用兵,天子先用六乡,六乡不足取六遂,六遂不足取公卿采邑及诸侯邦国。若诸侯出兵,先尽三乡、三遂,乡、遂不足,然后总徵竟内之兵”……“长毂、马牛、甲兵、戈楯,皆一甸之民同共此物。若乡遂所用,车马、甲兵之属,皆国家所共”。郑注《小司徒》云:“方十里为成。”缘边一里治沟洫,实出税者方八里,六十四井。郑注《小司徒》又引《司马法》云:出革车一乘,甲士十人,徒二十人。十成为,千井,革车十乘,甲士百人,徒二百人。十终为,万井,革车百乘,甲士千人,徒二千人”
夏商周时的战争只相当于乡村之间的械斗么?一部兵书揭开历史真相

齐国临淄模型

天子和诸侯的“乡遂”可能带有常备军性质,史料可见的最典型的就是“西六师”、“殷八师”。郑玄注周礼小司徒,说到了常备军和召集军的区别:乘马制下,64井576户,须出战车1乘,甲士3人,步卒72人,另外还有马4匹、牛12头;乡遂制下,64井576户,出战车1乘,但是甲士多达10人,民夫还有20人。可见,西周时期的军队,是常备军(乡遂)和召集军(乘马)共同组成的,“乡遂”很可能是一种常备军编制的属民,属于重装步兵;乘马制虽然出人较多(总数75人),但重步兵才3人,其他步卒72人很可能不是主力。

再看实例。金文《禹鼎》提到西周后期噩侯与东夷、淮夷联合造反,王室一次性动用“西六师、殷八师”去讨伐,同时又下令诸侯召集各自军队,禹鼎的主人也参加了战役,他出兵“戎車百乘、斯二百、徒千”。按照司马法,一乘后面对应着64井576户男丁(两种制下相同),他动用100乘,即对应57600户,但他的重步兵才200人,可以说应该没有卖命出力。

禹鼎 网络配图

夏商周的常规战争规模,可以按上面《司马法》来估算,它与人口数量有关,且严格按照礼法进行。一般来讲规模不大,像经常说的“公车千乘”,也不过对应五六十万户而已,算不得很大。直到变法开始(鲁国初税亩),兵役范围才进一步扩大,战国后期接近到了10%总人口比例,超出了数十倍。

二,特殊战争的规模

夏商周还有特殊战争,动员范围相当大,如牧野之战,不仅倾巢而出,且联合10余个外族诸侯。周人一方的军力总数达戎车4000乘、甲士45000人、虎贲3000人。按照《司马法》,这个车/兵比例是合理的,即“1出1辆战车、10个甲士”,车兵比约1:10。另外,这场战役肯定也动用后备队和民夫,按照两种军制合起来估算,一辆战车配备“步卒75、徒20”共95人,4000辆战车,配备约38万步卒、后勤。

殷墟

《史记·周本纪》:於是武王遍告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乃遵文王,遂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王曰:“嗟!我有国冢君,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及庸、蜀、羌、髳、微、纑、彭、濮人,……誓已,诸侯兵会者车四千乘,陈师牧野。《逸周书·世俘解》:武王遂征四方,凡憝国九十有九国,馘磨亿有十万七千七百七十有九,俘人三亿万有二百三十。凡服国六百五十有二。

所以,牧野之战中,周人总共出动了约45万人。规模可谓相当大了,战果也非常惊人,《逸周书·世俘解》说道,灭殷之诸侯国99个(后来又扩大到600多个),俘虏了殷人军队10万、人口30万。这场战役的绝对主力,周人著名的“西六师”,后来在幽王时期在围攻西申国时,被戎人联合打败,估计全军覆没,当时应该有千乘规模了。此后周桓王又召集东部诸侯讨伐郑国,发动了“繻葛之战”,规模估计也不小。到了春秋后期,晋国、楚国都达到了4000乘战车的实力,与牧野之战的周人联军相当了。

古代战车

以上就是可考证的夏商周战争规模,最大规模可动用军队4、5万、总人数40-50万,战斗持续时间则只有几个小时。牧野之战前的大型战役,如夏启伐有扈氏之战、禹伐三苗之战、汤伐桀鸣条之战、纣王伐淮夷之战等,由于资料太少,没法估算。

其实,这些封建时代的战争实际上规模都不会很大,也不会太诡诈、残酷,真正残酷的总体战,是从法家改革开始的,进入战国后,军队都是按照总人口比例估算的(如10%),比起《司马法》已经大了数十倍不止,可谓无人能够幸免。(完)

"夏商周时的战争只相当于乡村之间的械斗么?一部兵书揭开历史真相"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