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背包客过偏僻村,村民都骨瘦如柴,半夜起来我看到奇怪现象(下)

我当背包客过偏僻村子,村民都骨瘦如柴,半夜起来我看到奇怪现象“这个我知道,666不是一个好数字,在宗教中代表着撒旦”。

我当背包客过偏僻村,村民都骨瘦如柴,半夜起来我看到奇怪现象(下)

我当背包客过偏僻村子,村民都骨瘦如柴,半夜起来我看到奇怪现象

“这个我知道,666不是一个好数字,在宗教中代表着撒旦。”

“是的,在《圣经·启示录》中,666是魔鬼的数字。”

两人相视,都沉默了。

在地图上没有听过的城市,形象骇人的市民,寂静的仿佛死去了一般的城市……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你知道的真多啊。”雷野咳了咳,说话来缓解气氛。

“因为是个兼职作者呀。平时会看些奇怪的书。话说,你为什么会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旅行呢?”

夜很静,鱼鱼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没什么,失恋罢了。”雷野看向窗外,这个旅馆,连窗帘都没有。外面已经黑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灯光也全都熄灭了,就像是一座死城。

想到死这个字,他的心里狠狠打了个哆嗦。

“失恋了吗?真巧,我也是。”鱼鱼往窗外看了一眼,又垂下眼眸,“我准备出国留学,男友觉得异地缺少陪伴,就直接跟我分手了。”

“其实我平时就喜欢去各种未知的地方,看神秘的书籍,在群里看到照片就心动了。现在倒是有点后悔了。不过,后悔也有后悔的好处,后悔到都不难过了。”

她笑了一下,说了句开玩笑的话,眼里的哀伤却仍星星点点漏出来。

雷野一瞬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安慰人的事他向来不擅长。当然,有的倾诉也不需要安慰。

“我回去了。”鱼鱼挥挥手,“等明天天一亮我们就去打探打探,真不对劲就赶紧离开。”

“好。”雷野点头。“明早见。”

3

这注定是个不眠夜。

雷野没敢关灯。房间没有窗帘,床上的被子很潮,像是很久没人用过了。还好现在是八月,天气还是暖和的,他把外衣脱了盖在身上。脸战战兢兢地朝向黑寂寂的窗外。

他想用手机转移下注意力,才想起来这里根本没信号。连电话信号都没有。

心里七上八下,身心俱疲。也不晓得到了几点,才模模糊糊有了点睡意。

睡着睡着,忽然感觉很呛,像是被烟呛到了。

着火了?

雷野一激灵爬起来,灯没关,确实是烟。室内不少烟。但也远不到火灾的程度。而从窗户往外一望,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火光此起彼伏地亮起来了,或开或闭的窗户都烟雾缭绕,道路上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围着火光,在烟雾的遮掩下不知道做什么。

在黑夜的笼罩下,整个城市被烟雾拥抱。

不对劲。

雷野一阵心悸,赶紧踏上鞋打开门,被楼道里更浓厚的烟扑了一怀。脑子一瞬间迷茫片刻,很快他想起自己的目的,马上去敲鱼鱼的门。

还没敲门就开了。鱼鱼的房间里也是烟,她一脸惊慌,显然也没睡着。

“怎么回事?”她皱着眉头,“我刚一直不敢睡,有点迷糊的时候就被呛到了。”

她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走,这地方不能呆了。”走廊顶那个不明亮的灯也熄了。“先别开照明。”

鱼鱼点了点头,她有点被吓到了。摸黑两人踉跄着走下楼,看到了此生都不会忘记的诡异的一幕。

那个老妇人跪坐在地上,旁边是一个与她同样瘦骨嶙峋的老头子,他们围着一摊火焰,正在不断地往里扔纸钱。就是那种给逝世的人烧的纸钱,中间带孔,圆形的纸钱。

而在火焰旁不远,红通通的光映照下,则是一个红木做成的长方形骨灰盒。盒子方形的那一侧正对着他们,一个大大的“奠”字在火光下张牙舞爪。

雷野和鱼鱼吓得屏住了呼吸,站立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直到雷野回过身来,深深吸气,缓慢吐气,艰难地平复了心情。他用眼神示意自己先试探一下。不顾鱼鱼神色慌张的阻止,他从楼梯的黑暗处踏出来,将自己完全暴露在火光之下。

他的脚踏在地上,努力放轻了脚步,但是旅店的木地板年久失修,难免发出不少声响。

随着“嘎吱”的响声,正在烧纸的两人猛然抬起头来,在笼着烟雾的黯然火光中,两双凸起的眼球一起瞪向他。

雷野心里扑通一下,还没待害怕,两人就跟看不见似的又把目光转回火焰,继续将一个纸娃娃扔起火里,转瞬就被烈火吞噬了。

等了半晌,还是只有火焰燃烧的声音。

鱼鱼稍微镇定了下,也从楼梯暗处走出来,跟着雷野一起倒退着走出门外。

一推开门,转过身,两人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

到处都是点点火光,干瘦的人们三三两两,围着火焰和骨灰盒,面无表情,不断往火焰里丢纸钱,纸玩具,纸衣服。

一眼望去,楼里的各个房间里也都燃着火光,冒着烟。不管是在哪儿,他们都在烧纸。

燃烧的声音杂乱而统一,不时就汇聚在一起奏响乐章。

街道和城市都被烟雾笼罩。

或许,这才是“烟城”。

4

“烧纸钱……我……想起来了,”一股寒气从鱼鱼的脊背窜上来,“今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

她喃喃道:“也是鬼节。”

“全城的人都在烧,”雷野往前望去,他也怕到要死,但越是怕,他越是镇定起来,“太诡异了,不能等了。”

“别发呆了,跟着我。”雷野拉了站在原地的鱼鱼一下,“不能等到明天白天了。现在我们就赶紧走。”

鱼鱼点点头,虽然怕得要命,她还是鼓起勇气。“赶紧离开这里就好了。”

两人沿着来时的路往外走。所幸,旅馆就在主干路上,距离城口不远。

他们就像是透明人一样穿梭在一堆行尸走肉之间。没有人在意他们,最多就是抬头用无神的眼睛看了一眼,便毫无兴趣地继续烧手里的纸了。有的一边烧纸,还一边抚摸着骨灰盒,那情形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两人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在奔跑了。但是原本在白天只要十几分钟的路,此时却像是没有尽头。他们在烟雾缭绕里奔跑着,却怎么也跑不到尽头。

直线的路变成了环,来来回回,不断经过相同的骨灰盒,相同的地点。

直到精疲力竭。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终于亮了。

5

随着天边渐渐发亮,整个城市的烟雾也很快四散开了。那些在外面烧纸的人们把骨灰盒抱在怀里离开了。

雷野和鱼鱼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跑了一夜。但很奇怪的是,他们完全不像是经过剧烈的运动,没有剧烈的心跳,也没有满头的汗水。不过天亮的喜悦很快冲淡了疑问。

“天亮了!”鱼鱼说,“天亮了!”

“是啊,终于。”雷野看向前方,现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了。看清楚城外来时的小道,矗起的石碑。

“快走。”

他和鱼鱼向着城外奔跑着,然而,那条小路也好,近在眼前,却怎么也抵达不了。每当到了那块石碑,又忽然拉远了距离。

“年轻人,别白费力气了。”

忽然,一道似乎熟悉的声音传入耳廓。

雷野和鱼鱼惊慌中回过头,看见宾馆的那个老妇人站在不远处,瞪着眼睛望着他们。

“来这个村庄的人,都出不去了。”她叹息了一声,两行血泪流下脸颊。“都是造孽啊。”

在老妇人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两人才渐渐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原来,“烟城”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有其他的一个名字。也本来不算是城,不过是离城市近的一个小村庄。村子虽然民风淳朴,但缺少优越的自然资源和其他产业,实在是穷的很。

后来村长说要搞“农家乐”旅游项目,也让城市人来体验一下村庄秀美的景色,便建了不少新的小楼,方便住宿。

只是,谁都没想到,“农家乐”不仅引来了游客,也引来了恶魔。

当今房价节节高涨,别说是活人住的房子了,就是逝世之人的阴宅,也无法在近处好好置办。终于,那些聪明的城里人将主意打到这个落后的、名姓都不重要的小村庄里。

村庄依山傍水,他们相信这样的好风水不仅能够节省花销,还能昌盛子孙后代。大批的城中人开始来村里购买房子,但是买了后便出现了怪象:卖出去的房子根本没人住,但是每当中元节,或是其他该祭祖的时候,就会灯火长明,烟雾缭绕。

原来,这些房子并没有活人入住,只是供奉骨灰盒的地方罢了。

自那时起,活死人开始混居了。阴断阴阳的大门被打开,死气开始影响活人,生气逐渐被一点点吃掉。活人也不像平时的活人了。他们的心不再剧烈跳动,分泌系统也不再活跃,终于成了活死人。每一日都在走向死亡。

但这些困在村里的逝去的人,因为村里人的怨恨,哀怨地在骨灰盒里,无法往生。他们无法往生循环就无法结束。为了结束这一切,只有超度他们。

因此,村子平时死气沉沉,但一到祭祀的时候,便烟雾缭绕,被命名为“烟城”。可惜,当活死人完全死去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生的太苦涩,终究也无法往生,又要下一代来超度。

自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那个时候啊,最开始的时候在外面矗立石碑,是希望不要有人来。但后来发现,除了特定的日期,根本没有人会发现我们。这座城成了随时消失的迷城。

“其实,这个村里的青壮人早年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如今,他们再也找不到家了。”

老妇人哀伤地说:

“我的儿子,现在应该也有40了吧。在城外面,不知道有没有很好的活着。但是总比在这里好,总比在这里好。

“对了,你们以后也会偶尔遇到青壮年,那要么是像你们一样来的,要么是当年在这里买房做阴宅的那批人了。

“很快,到了祭祖的时候,你们也要找个需要超度的骨灰盒,好好超度一下。未来,也会有新人来超度你们。一代一代循环,永无停止。

“除非,”她转过身去,“越来越多的人能毫无怨念地死在这里。”

听了这些话,阳光如此明亮,雷野和鱼鱼却觉得如置寒冬。

他们胸口那颗心脏,在死气渗透下,已经不再那样勃发了。他们的手心,也再也不会因为紧张而渗出热汗了。

拥有的时候没觉得,当消逝了后,才发觉那是多么值得感动和珍惜的,活着的感觉啊。

他们又是多么不该用浪费自己的方式,度过失恋或是人生啊。

6

苏河和徐星星热恋第三个月,正是如影随形,荷尔蒙满溢的时候。

他们计划一起去旅行,最好是去没什么人去的地方,又新鲜又刺激。

正当这时候,群里的一张图片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那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城市,披了白色烟雾做的婚纱。

又是一年中元节。烟城也要准备迎接新访客了。

这次好像有一对情侣呢。不知道会不会诞下救赎的孩子。(作品名:《烟城》,作者:徐宿梦。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

"我当背包客过偏僻村,村民都骨瘦如柴,半夜起来我看到奇怪现象(下)"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