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讲|别只盯着钱

第015讲|别只盯着钱了解全部成本和货币成本之间的关系,对于准确理解成本的概念非常重要。很多人以为经济学家眼里只有钱,实际上,好的经济学者眼里肯定不仅仅是钱。

第015讲|别只盯着钱

第015讲 | 别只盯着钱

了解全部成本和货币成本之间的关系,对于准确理解成本的概念非常重要。

很多人以为经济学家眼里只有钱,实际上,好的经济学者眼里肯定不仅仅是钱。他看到的除了钱,还有钱以外的很多东西。

货币成本有别于全部成本

货币成本并不是全部成本。做决定的时候,我们要盯住全部成本,而不只是钱。

比如,我们去淘旧货,买便宜的东西,货币成本就比较低,但货币成本只是全部成本的一部分。虽然钱少付了一些,但我们却付出了更多的时间,买到假货劣货的可能性也增加了,这些都是淘旧货的成本。所有这些成本加起来,才是淘旧货的总成本。

又比如,我们住的地方离市中心的公司远一点,房租会低一点,但我们同时又付出了更多的时间,这得算到成本里;我们在7–11便利店买东西,货币成本更高,但在那里买东西,能省很多时间,也避免了不少麻烦,这时总成本可能是更低的;我们付钱在“得到”APP(应用程序)里订一个专栏,货币成本当然更高,但是比起那些免费的学习资源来说,我们获取有价值信息的可能性就大得多,这时候总的成本反而是下降的。

给士兵发薪水比免费征兵更便宜再举一个例子:征兵制。在美国,政府开支当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国防开支,而国防开支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则是士兵的薪酬。有人会想,如果让国会通过一项法律,规定只要是适龄青年,就有义务当兵,不就能节省好多成本,从而减少国防开支吗?

事实上,这样的想法是有问题的,因为他只盯着钱。义务征兵时,政府付出的货币成本确实比较低,但是他没有看到另外一个重要成本,就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

一个青年,被征去当兵以后,就不能从事他原来的职业了。这时虽然多了一个廉价的士兵,但可能少了一位化学家、一个小提琴手,或是一位企业家。总的来说,义务兵制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因为它放弃的代价是不可估量的。

有人会说,那兵源问题如何解决呢?最好的办法,是采用志愿兵制,政府出钱请士兵。政府说我出1元钱请人当兵,当然没人愿意干,出两元钱也没人愿意,出100元、1000元呢?最后可能出到2000元时,就开始有人愿意了。

第一个愿意接受2000元去当兵的人,是在别处机会最少的人,也是认为当兵能给他带来最大满足感的人,这种人是最适合当兵的。也就是说,政府能够以最低的代价招募到最合适的兵,这才是我们解决兵源问题的好办法。

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曾经给美国政府提过不少建议,大多数都没被接受。但是这一条,建议将征兵制改为志愿兵制,就被美国政府接受了。这对于减少美国的国防总成本,提高征兵效率,提高兵员质量,有极大的帮助。

中间商赚差价,让商品价格更便宜再举一个例子。好多人批评中间商说,我们买的东西之所以这么贵,是因为中间商在当中赚了很多钱;如果我们直接跟供应商打交道,直接从那里进货的话,我们买东西就会便宜很多。

甚至有人还做了一些调查,说我们在超市里花一元钱买的一瓶水,实际上出厂价只有一毛钱;我们买的马铃薯,在地里一个只要一毛钱,到了商场就要一元钱。也就是说,中间商赚的钱,通常占商品价格的百分之七八十,甚至百分之九十。要是没有中间商的话,我们的生活会幸福得多。

这种看法,其实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就是只盯着货币成本,没有看到全部成本。

如果我们不经过中间商,亲自跑到马铃薯地里买马铃薯,然后到青菜地里买青菜,再到屠宰场里买猪肉,那么我们付出的成会高得不可想象。

经济学告诉我们:哪怕统计数据确实是准确的,即一元钱的商品里,中间商赚的钱占了百分之八九十,但这百分之八九十,已经是中间商所赚取的最低比例了。由于中间商和中间商之间也在竞争,在地里面只值一毛钱的青菜,人们再付九毛钱,就能在家旁边的超市买到,这已经是在当前的约束条件下,人们可能支付的最低成本了。

连腐败都得精打细算

这个道理想明白以后,我们再看看另一种特殊的中间商现象——药品的价格。过去我们看到很多新闻,说卖药的中间商如何腐败,如何吃喝玩乐打高尔夫;就因为最终买单的是买药的人,中间商增加中间成本的行为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但问题是,如果中间商真的可以为所欲为,那他们为什么不变本加厉,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招进来大鱼大肉呢?事实上,即使是腐败者,也得精打细算,节省成本,在有限的预算下把事情办好。中间渠道的成本,仍然是目前所有可能性当中最低的。

腐败也是一种制度成本,它也是导致药价上升的原因之一。然而,哪怕是腐败行为,也仍然受到经济规律的约束。腐败的根源在于不适当的制度漏洞,而为了利用这些漏洞,腐败者也仍然需要精打细算。

那有没有办法让药品价格下降一点?当然有,关键是要改革制度,增加制度的宽松程度,拓宽药物的供应渠道,而不是单靠行政命令。供应增加,价格才会下降。否则,只盯着中间商,生硬地减少自然衍生出来的中间环节,效果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使得药品价格不降反升。

在大多数情况下,中间商在帮助我们减少总成本,而不是增加总成本,而中间商之间的竞争,会使物流的总成本降到最低。

"第015讲|别只盯着钱"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