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当然”被忽视的电竞女选手

还记得在iG在S8世界赛夺冠后,央视的官方微博以此为宣传点向大众介绍电子竞技时,那条微博的主题叫“从传统体育认识电子竞技”。

原创不易,喜欢我们就请多多关注吧~

“理所当然”被忽视的电竞女选手

肉卷儿 | 文

1

2018年,中国电竞收获了许多。

各个项目上近乎完美的成绩单,让中国电竞得到了更多来自主流视角的关注。

还记得在iG在S8世界赛夺冠后,央视的官方微博以此为宣传点向大众介绍电子竞技时,那条微博的主题叫“从传统体育认识电子竞技”

“理所当然”被忽视的电竞女选手

为了方便大众理解,央视将电竞中的热门项目,比作传统体育中的足球、篮球等热门项目。

并且,还将明星电竞选手、电竞战队、电竞赛事等一一与传统体育中的环节画上了等号。

“理所当然”被忽视的电竞女选手

诚然,政策的放宽、资金的涌入、成绩的加持,这三重BUFF让中国电竞在2018年进入新的“盛世”,成为了新一代的全民运动。

热门的电竞赛事,可以吸引上亿人次的观看。当提起电竞选手时,每一位玩家也都能说出一长串的名字。

而与传统项目对比,中国电竞的女子战队和中国女足一样,关注度比男性选手活生生低了一个维度。

甚至从某些层面来讲,还不如女足。

中国电竞玩家基数众多、行业发展的越来越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在电竞越来越往传统体育靠拢的今天,如果以传统体育的标准来看:这种“阳盛阴衰”的现象似乎是个问题,但又似乎是个“理所当然”的问题。

2

女性选手在电子竞技中是像熊猫一样的存在,稀缺,但并不是没有。

韩国电竞唯一“女帝”Tossgirl在走上职业路后的三年,连续夺得韩国国内联赛的多个冠军,还曾在中韩对抗赛上击败过“中国虫王”F91。

如今《守望先锋》中的D.Va,就是暴雪为了纪念这位韩国女子职业选手,以她为原型而制作的。

说到《守望先锋》,大家应该都知道被大家称为“大姐”的上海龙之队的Geguri。

她的一手毛妹,强到让人质疑开了外挂。尽管可能之前因队伍内部的问题,导致还没有多少出彩的成绩,但她仍是打进了最顶级联赛OWL的女选手。

同样,中国也有本土原装出产的女选手。

国服第一大腿阿夏夏,曾是DGSL女子联赛冠军战队成员。

打法凶狠,1234号位都可上手,凭实力吸引了一票玩家。

而2018年,CS:GO上取得好成绩的也不只Tyloo。

在3月份举办的WESG世界总决赛上,中国LLG女队就在CS:GO女子组上拿到了亚军。

当然,还有不少大家能想到的名字,Miss、小苍、177等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放眼全世界上的所有电竞项目,确实能找到女选手们的影子,但与男选手的数量相比,夸张点说,“这个比例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2018女子电子竞技锦标赛中的俄罗斯队

而当这个范围缩小到一个国家,再缩小到一个电竞项目时,真的靠实力打出名声的女选手,一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

在中国电竞飞速发展,又极力与传统体育靠拢的当下,这个问题渐渐地显露了出来。

传统体育会因男女之间天生存在的生理差异,而受到比较大的局限性。

这一点在电竞项目上有多大的束缚力,我们暂且不论。但至少,前面列举的那些女选手证明了女生也同样可以达到职业的竞技水准。

况且,传统体育的大多数项目都分有男子组和女子组。

里约奥约会上混合双打项目的中国组合

那么,为什么女选手在电竞一直被“忽视”呢?又为什么说这个问题是个“理所当然”的问题呢?

3

大学时期,我们的宿舍是类似于三室一厅的构造。

3个房间的女孩加起来一共12个人,而在排除掉休闲手游玩家后,这12个人里玩游戏的只有我一个。

图源:《女生宿舍日常》

相信这个比例,在绝大部分竞技游戏中随处可见。

女子电竞迟迟发展不起来的根源,就在于女性电竞玩家的基数过小。

根据《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游戏女性用户占比40.7%。

但同时,大家要注意这个数据是包含了移动电竞的。

而普通女性玩家少,会导致什么呢?

首先,普通女性玩家人数少,就意味着出现拥有高竞技水准的女性玩家的几率小。

电竞战队就算想招人,也招不到足够多,又真的足够优秀的女性玩家。

再加上想从普通玩家成为职业选手的人,都十有八九的会倒在追梦的路上,在这之中能成功的女性玩家,更是凤毛麟角。

其次,当女性职业选手抛开“女性”这个性别标签后,还剩下什么?

如果单纯的就职业选手这4个字的标准而言,观众希望在一场电竞比赛中看到的是巅峰水平的竞技。

但往往,我们很难在一个项目的赛事中高频率的看到女性选手间的极致操作。

当然,这一点是与普通女性竞技玩家少息息相关。可这就意味着赛事对于观众的吸引力下降。

普通女性玩家少 → 职业女选手少 → 超一流的职业女选手少 → 职业赛事吸引力下降

这个等式对于她们的处境是非常致命的。

以《英雄联盟》为例,根据Esport Earning的数据显示,奖金收入最高的女选手Sakuya的收入是6346美元,相比之下收入最高的男选手Faker的收入则是1175927美元。

这不仅仅是3位数的差距,更是电竞中女性选手难以逾越的鸿沟。

除此之外,女性选手的也不容易找到适合自己成长的土壤。

做电竞不是搞慈善。在赛事关注度低的情况下,女子战队肯定要另寻生存发展的空间。

而相比于更深层的操作技巧,“电竞小姐姐”的身份能够更快速地获得大家的关注。

我们可以在以往部分女队的招聘信息中看到,女选手经常比男选手多出了那么一条“硬性规定”。

电竞花木兰,凭“照”上岗

爱玩游戏的女生本来就少,会把电竞当成职业的女生更少,再这些基础上,还对外貌有了额外的要求。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一个长得好看,技术又过硬的女生,在这样的薪资待遇环境下,会不会对更赚钱的直播而动心呢?

4

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任何事物都会经历逐渐完善的过程。

女性选手在传统体育中也同样遭受过不公平的待遇,甚至更有过之而不无极。

20世界60年代,女性是不允许加入田径队的。而1967年的波斯顿马拉松上,一名女性选手凯瑟琳·斯维茨改写了历史。

年仅19岁的她,不顾旁人的阻挠,坚持跑完全程,推动了历史前进的车轮。

1973年,50多岁的前温网男子冠军里格斯放话,嘲讽女子比赛与男子比赛的差距犹如云泥之别。

他认为,像自己这样一个退役的55岁男选手也能击败现役顶级女子选手。并紧接着,他就击败了当时女子网坛世界排名第一的玛格丽特·考特。

曾拒绝过里格斯挑战的夺得女子大满贯冠军头衔的比利·简·金,在这之后以更高的出场费接受了他的挑战,并直落三盘以6-4,6-3,6-3战胜了里格斯。

这场比赛被称为“性别之战”,也被认为对促进女子网球赢得尊敬和重视有着非凡意义的比赛。

“如果我不能赢得比赛,我想女子比赛会倒退50年。这会毁灭女子网球比赛,并且影响所有女性的自尊。”

尽管现在的电竞女选手,肯定不会遇到什么不让上场的歧视。

但即便如此,要是按照这样的剧情发展,谁能知道要等上多少年,才会出现一个改写历史的女英雄呢?

从客观角度来说,目前女子电竞,甚至电竞都还达不到传统项目在大众心中的影响力。

但是能从现在中国的传统体育项目中看到有非常多优秀的女性选手,中国女排、中国乒乓球女队等等也都有着很高的关注度。

电竞拥有着庞大玩家群体,只要可以打出成绩,女子战队绝对是可以选择发展的一个方向。

而往传统体育靠拢的电竞,也有了一些这样的苗头。

之前在微博上看过一个故事,原文找不到了,但大意是:

一个小女孩指着地铁广告牌上的女蜘蛛侠和家人说:自己长大后也想成为这样的女英雄。

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更多的女选手,在赛场上为了自己的电竞梦奋斗。

也希望“电子竞技,不分男女”,不再是一句简单的玩笑话而已。

"“理所当然”被忽视的电竞女选手"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